tags
文字
type
Post
status
Published
slug
who-is-the-ghost
date
Sep 6, 2021
summary
张军李铁马辉许言——和你打麻将的可能不是人
category
传播表达
icon
password
文章转载自互联网

001

我怀疑正在打麻将的哥们儿,其中有一个不是人。
周六,约了三个哥们儿来我家打麻将。
凌晨十二点,张军突然脸色发白,额头上冷汗不断,眼中满是慌乱的神色,问他怎么了,说是肚子有点儿疼,直接跑厕所去了。
趁着这个时间,我打开手机刷新闻,刚好看到一条推送的本地新闻,说是距离我家不远的十字路口发生两车相撞事故,一辆超速行驶的货拉拉撞上一辆白色福特 SUV,造成 SUV 驾驶员和货拉拉副驾当场死亡,现场画面更是惨不忍睹。
新闻里还配了几张现场图,拍得挺清晰的,连 SUV 的车牌都能看见,苏 F2866D,这车牌我很熟悉,可不就是张军的车牌。
一股恶寒瞬间涌了上来,新闻里说得很清楚,SUV 驾驶员当场死亡,那刚刚坐在这里跟我们打牌的是谁?不会是鬼吧?
我想到张军刚才的表情,他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变成鬼了,听说横死的鬼都是要找替身的,只有找到替身才能转世投胎,张军该不会是盯上我们三个了吧。
我吓得脸色都白了,连忙把新闻转发给李铁和马辉,两人看后跟我一样,吓得脸色巨变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李铁提议马上就走,不能继续打了,午夜十二点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,继续留下来,恐怕会死得很难看。
我们同意李铁的说法,刚准备起身跑路,厕所的门就被打开,张军脸色惨白地站在门口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。
他的脸色真的很难看。
正常人就算拉肚子,也不至于脸色惨白惨白的吧,而且他的表情也怪怪的,歪着脑袋,嘴角似笑非笑,很瘆人。
他阴森森地说:「你们三个干什么呢,不会想走吧,赢了钱就想跑路,太没赌品了吧,小心有命赚,没命花,继续打吧,今天不打满二十圈,谁都不准走!」

002

张军不仅声音怪,举动更怪。
他没有回到座位,而是跑去香炉旁边给财神爷上了四炷香,还口口声声说是一定要保佑他赢钱。
我看到他上香,吓得腿都软了,求神拜佛一般都是三炷香,只有祭鬼才会用到四炷香,张军是做生意的,不可能不懂这个。
很快,张军阴沉沉地坐回位置上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,生怕我们跑了似的,他说:「站着干什么,坐下继续打,我就不信了,今天不能赢你们。」
我们三个没办法,只能继续坐下来。
原本气氛好好的,一下子就紧张起来,除了打牌的声音,愣是一个主动开口说话的人都没有,倒是张军时不时地轮流看着我们仨,那表情像极了正在挑选猎物的猎人。
我记得家里老人说过,鬼都怕阳气,只要能撑到天亮,不管你什么鬼,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,现在是凌晨,只要再多打几圈熬到天亮,我们应该就能得救了。
我说:「打二十圈不过瘾,反正是周末,时间充裕得很,我提议打到天亮,明天睡个大懒觉,大家觉得怎么样?」
马辉反应比较迟钝,还没领悟我的意思,说最多只能打到四点,明天还有重要的活动要参加。
李铁倒是反应神速,偷偷看了我一眼,点头表示同意,不过张军竟然也没反对,反而一个劲地催我赶紧出牌。
我看了一下手中的牌,打出一张三万,牌刚丢出去,张军突然一把按住我的手,瞪大了一双眼睛,嘴角满是诡异的笑容。
「老许,就是你了!」
他的手好冷,仿佛冰窖里拿出来似的。
我吓得魂飞魄散,全身都在颤抖,我说:「老张,我们都是兄弟,你不要这样,有什么话好好说,不要害我!」
李铁和马辉也吓坏了,都说让张军冷静一点。
张军说:「你们三个有病吧,说什么胡话,我胡三万呢!」
他把桌上的牌摊开,果然是在等三万。
我还是有些害怕,把手抽了回来,我说:「张军,你今天是怎么过来的,要不一会散场,你送送李铁他们吧。」
张军说:「送个屁啊,我最近手头紧,前几天把我的车过户了,只是没告诉你们,我今天打车过来的,一会还要打车回去呢。」
车过户了?
这么说,刚才出事的不是他!
我松了一口气,把新闻转发给张军。
张军看到新闻后同样倒吸一口凉气,说他真是命大,如果车没有过户的话,今天出事的说不定就真是他了。
他又说:「你们三个刚才那么看我,不会以为我是鬼吧!」
我尴尬地笑笑,我说:「老张,你平时经常上香,规矩你比我们都熟,怎么刚才给财神上了四炷香。」
张军回头看了一眼香炉,露出错愕的眼神。
他说:「奇怪,我记得明明烧的是三炷香,怎么变成四炷了,不管了,继续打吧,我这不是赢了,看来四炷香也管用!」
我和张军还在讨论烧香的事,李铁突然站了起来,脸色难看得很,左手捂着肚子,说是肚子突然疼得厉害,要去厕所一趟。

003

都说懒人屎尿多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趁着李铁上厕所的时间,我们三人闲聊起来,张军一个劲地说自己运气好,要不然我们就要去太平间看他了。还没说上两句,他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很难看。
他说:「老许,老马,我突然想起个事,刚才我在楼下碰到李铁,他小子还跟我抱怨来着,说今天打滴滴竟然来了一辆货拉拉,一路上颠簸得厉害,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,他还特地记下车牌,打算明天去投诉,该不会就是刚才出事的那辆吧?」
我问张军记不记得车牌号,张军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,说李铁好像提到过,里面有个 5,有个 9,其他记不清楚了。
我连忙打开新闻把图片放大,货拉拉的车头被撞得支离破碎,车牌都散落在地上,不过依稀可以分辨出车牌号码是苏 F5629Q。
新闻里说了,货拉拉车上的副驾也是当场死亡。
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,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浑身不断地冒着冷气,变成鬼回来的不是张军,而是正在厕所里的李铁。
张军小声问:「怎么办,要不要走?」
我说暂时不能走,人刚刚变成鬼,有可能还没意识到,而是会继续完成生前最后约定的事,所以李铁才会跑过来打麻将,一旦他意识到自己死了,后果不堪设想,我们一个都跑不掉。
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打麻将,一旦到天亮,他自己就消失了。
我们一定要保持冷静,不能让他发现破绽。
他们两人虽然挺害怕的,但最终还是同意我的方案,既然大家生前是最好的朋友,就陪他打完这最后一场麻将吧。
我们刚做好决定,客厅里的灯突然闪烁起来,忽明忽暗。
更要命的是,厕所的门同时打开,李铁一脸惨白地站在门口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,很是渗人。
他阴森森地说:「你们三个说什么呢,不会想要跑路吧!」
我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强行保持镇定,我说:「没有的事,我说肚子饿了,在讨论要不要点外卖吃。」
李铁缓缓地走到我身旁,他按住我的肩头,阴阳怪气地说:「老许,我肚子还真有点饿了,今儿我赢得多,我请吃烧烤!」
我听到这话,背脊寒气直冒,家里老人说过,绝对不能吃鬼请客的东西,吃了鬼的东西,就意味着要跟鬼走。
我说不用了,今天是我约的麻将,就应该我来请客,马辉和张军也反应过来,点头附和,说让我请客就行,改天再让李铁做东。
李铁沉着脸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仨。
他阴森森地说:「你们三个什么意思,是不是不敢吃我请的东西!」

004

我们还是妥协了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害怕。
李铁的表情阴森森的,行为举止和刚进门的时候判若两人,我怀疑他可能已经发现自己是鬼这件事了。
他请我们吃烧烤,分明就是准备送我们上路的意思,谁只要吃了他的烧烤,他就会立刻把谁带走。
李铁很能点,一共点了二百多块钱的烧烤,我们仨也不敢多说话,生怕刺激到他,只能继续打麻将,另外再想办法。
刚打了三圈,外面就传来敲门声,是李铁点的外卖到了。
他起身跑去开门,外面站着的果然是外卖小哥,不过小哥的表情很奇怪,他朝我们看了一眼,随后露出一副惊诧的表情,一句话都没说,把外卖放在地上就跑了。
李铁看了外卖小哥一眼,骂了一句神经病,这才捡起外卖。
事情看上去不大,但是信息量极大。
外卖小哥肯定是看不到李铁,发现门是自己开的,所以吓坏了,才会把外卖丢在地上,李铁肯定是变成鬼了。
我和张军、马辉对视了一眼,他们两的看法似乎跟我一致,眼中满是焦虑的神色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很快,李铁把外卖摆上来,他说现在的外卖小哥真没素质,一定要投诉他,给他打个差评,还让我们多吃点。
烧烤都是我们平时爱吃的,但我们三愣是一口都没有吃,只是拿在手里装装样子,毕竟谁都不想成为第一个被李铁带走的人。
唯独李铁,一个人吃得很欢。
他吃了两口,看着我说:「老许,我是真饿了,刚我过来就跟老张说过,打滴滴竟然来了一辆货拉拉,坐了一半,我实在不爽,就跟司机吵起来,最后气得提前下车,自己走过来的。」
李铁不在车上?
我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精神,我说:「这么说,副驾的不是你?」
李铁一脸疑惑地看着我,我让他仔细看新闻,看他之前上的货拉拉是不是新闻里提到的那辆货拉拉。
李铁翻看手机看了一遍,大呼走了狗屎运,他刚才没有仔细看,确实就是今晚坐的那辆,车上还有个跟车的,要不是提前下车,今晚死的应该就是他了。
真是吓死我了,原来又是误会一场!
弄清楚了状况,我看李铁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此时的他一脸欢笑,哪里还有半分刚才阴森森的模样。
我松了口气,露出尴尬的表情,李铁这才反应过来,很不满地看着我,他说:「老许,你他妈有病吧,不会以为我是鬼吧,赶紧的,吃完继续打麻将,我手气正旺呢。」
我说:「真不能怪我们,实在是太巧了,现在可以放心吃了。」
我肚子早就饿了,抓起烧烤就吃,倒是对面的马辉突然站起来,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,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。
他说:「你们先吃,我也肚子疼,去趟厕所。」

005

马辉也拉肚子了。
今晚是有毒吧,怎么前后三个人都说肚子疼,这拉肚子是会传染还是怎么的,我吃了那么多烧烤,一点反应都没有,马辉才吃了多少,这么一会就有反应了。
我扫了一眼马辉的桌子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。
刚才的烧烤,马辉竟然一口都没吃。
我听家里老人说过,人变成鬼后是不能吃东西的,只能让活着的人烧给他们吃,所以马辉才一口都没有吃。
我想到刚才外卖小哥的表情,仿佛看到鬼似的,看来他不是看到李铁有问题,而是看到跟我们一桌的马辉有问题。
我把我的看法告诉两人,我说:「老马不太对劲,该不会出事的是他吧,我听说鬼是不吃东西的,你们看,老马就一口都没吃,我记得他说最近不太顺,炒股亏了好多钱,都想跳楼自杀了!」
张军也说:「我听说他欠了几十万,前几天还有人去找过他,外卖小哥的表情确实很奇怪,好像真的吓到了,他肯定看到什么了,老李,你打电话给外卖小哥,问问他刚才到底怎么回事。」
李铁点了点头,立即给外卖小哥打了电话,没一会儿工夫,电话就被接通了,他问了好几个问题,不过信号似乎不是很好,外卖小哥一直「喂,喂」的,李铁说的话一句都没听到。
「你们给谁打电话呢?」
一道阴森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006

马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,脸色白得吓人,一瘸一拐地走向我们,他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上个厕所出来腿就瘸了。
都说跳楼自杀的人很惨,摔断腿是常有的事,马辉应该是发现自己变成鬼了,所以才会出现对应的症状,而且刚才他就明确反对打到天亮,还说明天有重要的事,最多只能打到四点。
五点就天亮,他只能打到四点,已经很说明问题了。
该死的,他什么时候自杀的,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李铁反应极快,说刚才给他老妈打电话呢,告诉她今晚通宵麻将,就不回去睡觉了,还让马辉赶紧过来打牌。
马辉阴森森地笑了两下,一瘸一拐地走回位置。
他阴阳怪气地看了我们三个一眼,他说:「你们三个一副 @见鬼的表情,该不会以为我是鬼吧?」
我们确实是这么想的,但是我们不能说出来,一旦马辉是鬼这件事确认了,我们三人中必定有一个人会被他带走。
我说:「没有的事,好端端的,怀疑你是鬼干什么,倒是你的脚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就一瘸一拐了?」
马辉低头看了一眼,重重地跺了两下,表情相当奇怪,他说:「刚才进厕所不小心扭了一下,不碍事,一会就好了。」
好端端的,突然就扭了,这个解释太牵强了。
我又问他:「你的外卖怎么一口都没吃?」
马辉看了一眼外卖,扫到一旁,他说:「我最近减肥,教练说不能吃这些油腻的东西,否则很容易反弹,所以才一口都没吃。」
胡说八道,一派胡言。
他什么时候开始减肥的,我怎么完全不知道这件事,我看了看张军和李铁,他们也是一脸疑惑的神情。
鬼最擅长的就是说谎,马辉肯定正在骗我们。
我又说:「老马,你的股票最近怎么样了,如果不够钱的话,兄弟们可以帮你想办法,前天听你说话,怪担心的。」
我这话刚问完,灯泡突然又闪烁起来,忽明忽暗,映衬着马辉阴森森的脸,看上去非常瘆人。
他站起身扫了我们三人一眼,冷冷地说:「你们三个不会是怀疑我欠了一屁股债,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,现在是回来找你们来了吧。」
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我感觉已经到了彻底撕破脸皮的时候,马辉就是鬼!
灯泡依然闪烁不停,丝毫没有回复正常的意思,我的额头满是冷汗,手也在不住地颤抖,我甚至做好了跑路的准备。
「哈,哈,哈!」
马辉突然笑了,笑得前俯后仰,他说:「你们仨有病吧,能不能不要疑心病那么重,我这人脸皮超厚,怎么可能跳楼自杀,几十万而已,又不是几百万,老许,这里就属你脑洞最大,是不是你的意思?」
他倒是没冤枉我,确实是我的主意。
我还是不放心,又问道:「你明天到底什么事,多打一个小时都不行,只要打到天亮,我们就相信你。」
马辉犹豫了一会儿,说:「行吧,天亮就天亮,你们三个今天怎么回事,太邪门了,总是疑神疑鬼的,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吓的得魂飞魄散,打个麻将都要打出心脏病了,好好的,哪来的鬼!」
我无法确定马辉是不是鬼,但他有一句话说得很对,今天确实有点邪门,不太对劲,这要是再打下去,我怕他们三个就要怀疑我是鬼了,早知道就不提议打麻将了。
我也是心情不好,才临时起意的,我没有其他的朋友,只有他们三个哥们儿,所以我才把他们喊出来,想着能帮我散散心。
我这还没跟他们谈我的事呢,就闹出这么多误会,我想着要不就算了吧,今天就到这里为止,省得大家继续误会。
我刚准备开口,突然小腹传来一阵剧痛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,额头更是不断地渗出冷汗,跟他们之前的反应一模一样。
肯定是刚才的烧烤有毒,我的肠胃一向不是很好,只要有不新鲜的,吃下去立马就会肚子疼。
我把牌丢到一旁,我说我要上厕所,让他们等我一会儿,我也不管他们怎么看的,连忙冲进了厕所,顺手锁上了厕所门。
 

007

厕所是个好东西,能让我冷静下来。
虽然马辉极力否认,但我还是觉得不对劲,房间里一定有鬼,就算不是他,也是其他的人。
最直接的证据,还是刚才的外卖小哥。
当局者迷,我们四个都是当事人,所以互相之间没办法看到真相,但是外卖小哥是局外人,他一定看出他们三人中谁不对劲了。
首先是张军,他口口声声说车已经过户了,只是忘记告诉我们,但是谁可以证明这件事?也可能他自己都记错了,车并没有过户,只不过他刚刚变成鬼,意识还不是很清醒。
其次就是李铁,他说他中途下车,所以躲过了一劫,但是证据呢?没有人可以证明他真的已经下车,也可能是他骗我们的。
鬼是最喜欢骗人的,它骗我们,就是想要一个替身,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决定选谁比较合适。
最后就是马辉,他的理由非常牵强,什么扭了脚,什么减肥,根本就是糊弄人的鬼话,他是我们当中最喜欢吃的人,不可能今天一点胃口都没有,还是那句话,他不是不想吃,而是不能吃,因为他是鬼。
简单地分析下来,我发现我全身都被冷汗打湿了。
除了我之外,极有可能他们三个全都是鬼,因为是我约他们来打麻将的,所以他们全都找到我这里。
他们不是找不到替身,而是替身只有我一个,他们要抢。
想到这里,我全身一阵恶寒,鸡皮疙瘩起了满身,我甚至不敢开门出去,我怕看到的是三个面目狰狞的厉鬼。
更要命的是,门外传来张军的声音。
「老许,怎么还不出来,我们三个等你一个呢。」
他们在等我,这句话什么意思?难道是他们已经做好决定,让其中一个把我带走?
我让自己镇定一点,既然他们刚才一直没动手,说明我还有机会,唯一的办法,就是拖到天亮,那我就有救了。
我洗了一把脸,打开厕所门走了出去。
客厅里的灯又闪烁起来,忽明忽暗,远远的,他们三个阴森森地坐在座位上,用一种极其诡异的表情看着我。
我缓缓地靠近,这才发现我误会了,他们的表情不是诡异,而是震惊中带着些许害怕的表情。
这是什么情况,他们三个该不会怀疑我是鬼吧?
张军看着我,他说:「许言,你是不是和李娇分手了?」

008

我真的被他们的举动吓坏了。
我怎么可能是鬼!
我很爱李娇的,虽然她提出分手,我心里刀割一样的痛,但我还是想挽救这段感情,我不可能会自杀的。
我说我没有自杀,我记得很清楚,我今天一直待在家里,等他们过来打麻将,我没有回信息,是因为我没想好怎么面对李娇。
灯光闪烁得越来越厉害,明暗交替,仿佛随时都会爆掉,他们三人依然紧绷着脸,似乎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。
张军看着我,他说:「不对,你肯定出去过,刚才我过来的时候,没有看到你的车,你的车怎么不在楼下?」
我的车不在?
不可能的事,我昨天回来以后,车就停在楼下的停车位,我今天一天都没出去,我的车怎么可能不在停车位。
我走到窗户前看了一眼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我经常停车的位置空空荡荡的,我的车真的不见了。
我说:「会不会因为我乱停,被人拖走了?」
说实话,我的解释连我自己都觉得太牵强,如果真有问题的话,对方应该会打 110 处理,而不是把我的车拖走。
可是我真想不起来我的车到底去哪了。
我看他们三人站得远远的,实在没办法,我说要不这样,我现在就给李娇打电话,让她亲自过来一趟,这里到底有没有鬼,我相信她一定能看出来的。
他们仨互相看了一眼,同意我的说法。我当场就给李娇打电话,我说我现在在家,和张军他们一起,让她过来一趟,我们好好谈谈。
不过奇怪的是,不管我怎么说,李娇始终是「喂,喂」,仿佛听不见我说话似的,时间长了,她让我不要吓唬她,有什么事好商量,最多她不去相亲了,让我跟她好好谈谈。
还问我是不是在家,她可以现在就过来,有很重要的话跟我说。
李娇刚把电话挂断,张军突然把李铁推到我身边,他的表情很难看,眼中有些恐惧的神色,仿佛真的见到鬼似的。
他说:「你们两个怎么回事,为什么打电话对方都听不到,还敢说你们没问题,你们究竟是不是鬼!」
马辉也有些害怕,往后退了两步,他说大家朋友一场,如果真有什么遗愿,他们可以帮我们完成,没必要害人吧。
我和李铁在他们眼中就是鬼,真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,都怪这该死的手机,关键时刻信号这么差。
我说:「张军,马辉,你们别胡思乱想,我和李铁真不是鬼,如果你们害怕的话,要不我们继续打麻将吧,究竟谁是鬼,天亮就知道了,我们是哥们儿,连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。」
我们四人又继续打起了麻将,只是气氛变得极其诡异。
没有人说话,表情都是一样的阴森,房间里只有麻将的砰砰声,好在原本闪烁的灯泡倒是正常了,否则连麻将牌都看不清。
一圈之后,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,我又听到外卖小哥的声音。
「警察同志,就是这里!」
我怎么都想不到,外卖小哥竟然把警察喊来了。
我看了他们三人一眼,准备跑去开门,没想到警察竟然一脚踹开大门冲了进来,而且不止一个警察,居然来了三个人,他们一冲进来就在屋子里四处查找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似的。
我挺诧异的,这群警察也太没礼貌了,随便闯进别人家里,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,完全无视我这个主人的存在。
我走到警察身边,我说:「这里是私人住宅,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进来,就算真有什么事,起码等我开门吧。」
我说了半天,警察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仿佛根本看不到我似的。
不单单是我,就连张军他们,警察似乎也看不到,他们在麻将桌前转了好几圈,愣是没有问过半句话。
带队的警察站在麻将桌前,看了一眼外卖小哥,他说:「到底怎么回事,你说这里可能有情况,怎么一个人都没有?」
外卖小哥说:「一小时前我接到外卖订单,拿到就送来了,我敲门的时候,是有人给我开门的,我却一个人都没看到,但是桌上却有摆好的麻将,分明就是有人在打麻将,当时我有点害怕就走了。可就在刚才,订餐的人又给我打电话,一句话也不说,我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所以就打 110 报警了。」
另一名警察转了一圈,回复说:「队长,可能真有人聚众赌博,会不会是外卖小哥的举动吓到他们了,所以他们连烧烤都没吃就跑路了,这么大一堆,连一根都没动过。」
外卖小哥看上去有些害怕,他说:「警察同志,你说,会不会是闹鬼啊,太邪门了,哪有门自己开的。」
带队警察摇头,他说:「别胡说八道,哪来的鬼神,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。」
看着眼前的一幕,我全身巨震,包括张军他们,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我们一直在找出谁是鬼,没想到我们四个都是。
我们自以为烧烤吃得干干净净,不留残渣,没想到在他们眼里,我们竟然连一根都没动过。
对啊,鬼是不用吃东西的!
「许言,是不是你在里面。!」就在这时,外面又走进来一道人影,正是我的女朋友李娇。
 

009

李娇来了。
我看到她急匆匆地冲了进来,整个人显得非常疲惫,她说:「警察同志,这是怎么回事?」
警察没有回话,反问李娇的身份,为什么这么晚跑到这里来。
李娇说是她是我女朋友,刚刚接到我的电话,但是又听不到我的声音,她非常害怕,害怕我会做傻事,所以就跑我家来看看。
警察简单询问了我的情况,说他们也是接到报警,说这里可能有人在聚众赌博,所以才会出警过来看看的。
不过从现场勘查的情况看,房间里的人应该都走了。
看着李娇一脸焦急的表情,我的心都要碎了,要不是变成鬼,我都不知道李娇竟然这么担心我。
既然如此,那她为什么还要狠心提分手。
她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,24 小时脑子里都是她,我有很多话要和李娇说,只可惜她听不到了。
我还是想不明白,我究竟是怎么死的,张军他们几个为什么也跟着一起死了,我试着努力回想,却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唯一记得的,就是要回来打麻将。
就在这时,带队警察的手机响了。
他走到一旁接听电话,表情变得非常凝重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放下手机,缓缓地走到李娇身前。
他说:「李娇,你刚才是不是说你男朋友叫许言,他是不是一米八左右的个子,短碎发,今天穿的是一件蓝色的短袖衬衫。」
没错,我今天确实穿了一件蓝色的短袖衬衫。
李娇说:「是许言,他最喜欢穿蓝色的衣服,是不是找到他了?」
警察点点头,他说:「李娇,你千万要冷静一点,刚刚局里给我打电话,让我去濠河一趟,说是一辆小轿车掉进河里,刚刚才被打捞上来,车里有四具尸体,其中一具尸体带着钱包,身份证的名字就是许言。」
我全都想起来了,我真的死了,还有张军他们,也都一起死了。
太平间里,我看着自己冰冷的尸体,泪水瞬间就涌出来了。
今天下午的时候,我心情很不好,就约了他们三个晚上打麻将,谁知我在家里越躺越烦躁,就一个人开车跑到濠河边去了。
那是我们的母亲河,河水很深,我喝了好多酒,突然生出想要自杀的念头,李娇都不要我了,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
我给马辉打了电话,我说我在濠河边,我不想活了。
马辉吓坏了,就给他们两个打电话,李铁确实中途下车了,不过他没有走到我家,而是直接去了濠河。
我们四兄弟坐在濠河边,喝了很多啤酒。
他们陪着我,开解我,还说要帮我一起追回李娇,那一刻,我真的很庆幸,有这样的哥们儿真好。
我们四个一直喝到凌晨 12 点,全都喝高了,我的心情舒畅不少,就提议回去接着打麻将。濠河离我家也不是很远,我觉得自己意识还算清醒,就让他们三个一起上车,谁知脑子一热,油门踩多了,竟然一头冲进河里去了。
没错,我酒驾了,我死有余辜,难怪我们几个会轮番肚子疼,有种着凉的感觉,正是因为我们一直泡在水里。
李娇跪倒在我的尸体旁,哭成了泪人,她不停地抽自己耳光,说不该跟我说那些话,故意刺激我。
她不是真的想去相亲,也不是真的想分手,她只是为了应付她妈,顺便刺激我一下,让我激起斗志,奋发图强。
她说她真的很爱我,她知道我不会轻易分手,所以才会用这种笨办法,但她没想到我竟然会想不开,她已经把未来都规划好了,我却丢下她一个人走了。
听到李娇的话,我哭了,原来她还是爱我的。
我真的很后悔,如果我以前能够更努力点,而不是回到家就只会打游戏,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一切。
我站在李娇身旁,试图轻抚她的后背,可我的手却穿过她的身体,什么都没有碰到。
我知道,我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。
我转过身,张军他们已经在等着我了。
我看向他们,苦涩地笑了,我说:「哥几个,真对不住了,我连累了你们,害你们年纪轻轻就死了。」
张军说:「死都死了,难不成打你一顿?我们都没有后悔,如果有来生的话,还愿意跟你当兄弟!」
我点点头,朝他们走过去。
远处有一道白光,那是我们的下一站。
我走到白光旁,再次回头看了李娇一眼。
别了,我最爱的女人。
如果真的有来生,希望我们还能在一起。

  • Utterance
  • Cusdis